论文中国-免费论文基地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治学 -> 中国能不能搞私有化
特别推荐
本类阅读TOP10
·三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上]
·资本主义与犹太人:对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的挑战
·资本主义起源的动力与道德约束机制(上)
·资本主义起源的动力与道德约束机制(下)
·日本的政治结构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对立的根源  ――柯亨《自我所有、自由与平等》一书评介
·四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一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正在形成[上] 
·再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下)
·再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上)
·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下]
论文详细分类


中国能不能搞私有化

作者:LunWen 来源:中华论文网-免费论文下载 加入时间:2005-9-20

   1988年至1989年,我国经济出现暂时困难,有些人借机鼓吹:中国的改革开放失败了,只有改变所有制,搞私有化。他们认为,中国只有走私有化这一条路。

    西方的财团、政府、报刊都极力鼓动中国搞私有化。但是,西方驻华使馆中有几位对我国友好、头脑清醒的学者,却向我们敲起警钟。

    1988年下半年,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经济学博士芮捷锐(这是他给自己取的中文姓名,英文姓名是Geoff Raby)和英国驻华使馆经济学博士吴必得(这是他给自己取的中国名字,英文姓名是Pater Wood)主动来找我。我当时任《经济参考报》总编辑,我带了几位学经济的记者、编辑去,与他们长谈四次,总计约14小时。最后一次长谈已是1989年春天,地点是北京西单的“豆花饭庄”。

    两位博士讲来讲去,中心意思是:私有化会使中国天下大乱。他们说:由于中国有9亿农民,人多地少,如果中国搞私有化,搞出来的不会是现代资本主义,而是欧洲18世纪、19世纪那种原始资本主义,重新经受欧州人经历过的痛苦。中国人民过了40年虽不富裕但是安稳的社会主义生活,一旦搞原始资本主义,两极分化,必然群起反对。那就会天下大乱,甚至发生内战。

    我把两位博士的意见整理报送中央,是在1989年4月10日。

    后来得知,法国罗特希尔德银行派专家到中国作过调查,他们回去写的内部报告,结论与芮捷锐博士和吴必得博士相同,只不过用词更重。他们认为,如果中国搞私有化,搞出来的将是欧洲过去那种在矿山上大量使用童工、女工,给大批老百姓带来贫困的“野蛮资本主义”。

    这不是危言耸听。原始资本主义、野蛮资本主义已经悄悄地在中国露头。据反映,在一些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中,就在无节制地加班加点,没有劳保福利,老板欺压工人,甚至老板侮辱女工。有些发了财的老板纳妾,娶小老婆。目前已知的最高纪录是纳妾6人。有的老板发了财就嫖娼、搞姘头,还腐蚀国家干部。

    广东的同志给我寄来一份剪报,是1991年4月19日广州《羊城晚报》刊载的读者来信。我把它照抄在这里。

    编辑同志:

    我们是广州市白云区蚌湖镇服装厂临时工,共200多人,大部分是外省人。我们每天从早上7点30分起,除午饭吃饭休息两个半小时外,其余时间就上班不停了,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有时还加班到深夜,一天工作多达十四五个小时。可是我们的工资甚低,技术熟练的每月仅二三百元,大多数只得一百多元。根据临时工劳动管理条例规定,我们应享受国家规定的福利待遇。为此,我们建议:

    (一)按件计工的单价不应太低,并应向工人公布,单价的订定应维护国家、厂方、工人三者利益。

    (二)每月让工人休息1-2天,最少亦应休息4至6晚(不加夜班)。

    (三)工人确有患病应允许请假,不当旷工论处,全勤应有奖励。

    (四)每月定期发放工资,关心工人业余生活。

    一群临时工

    如果遮住信中的地名厂名,这封信很像是从马克思的《资本论》中抄录来的。《资本论》出版于125年前(1867年),书中引用了英国工厂视察员的大量报告,与这封信描述的情况非常相似。

    这一群临时工的要求多低啊!他们只希望“每月让工人休息1-2天”,或者每月“休息4-6晚(不加夜班)!”而国家法定的休息时间是每周休息一天,每天劳动8小时。

    1992年3月29日英国《星期日电讯报》刊登了约贾纳·夏尔马从香港发出的文章,题为《疯狂牟利的受害者》。文中说:“为了能挣到比自己的家乡多两三倍的工钱,一些工人忍受着亚洲最糟糕的工作条件。香港的工会组织认为,华南外资工厂对工人的剥削可能会导致共产党革命胜利前的封建制度的某些最恶劣的暴行在中国重现。”文中引了大量事例,令人触目惊心。由于地名、厂名不详,我这里就不抄录了。

    据我国《黄金时代》杂志记者的调查:1990年,深圳发生停工、罢工事件69宗,参加的有9677人。绝大部分发生在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

    我引这些材料,不是要大家去反对或排斥私营企业、外资企业。恰恰相反,我们还要继续发展私营企业,热情欢迎外商来华投资,这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是有利的。上述丑恶现象,只是部分地方、部分企业出现的问题,主要原因是我们的法规还不健全,管理工作没有跟上,被钻了空子。我们有共产党领导,有人民的政权,只要认真抓,就能把这些问题解决,不能因噎废食。

    但是要看到,如果人民政权被推翻或者变了质,像有些国家那样利用资产阶级专政的力量来推行私有化,让原始资本主义、野蛮资本主义任意泛滥,那就控制不住了。过去常说而没有真正出现的“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情况,便不可避免。

    非洲撒哈拉以南国家搞私有化,是吃了大亏的。60年代初。这些国家相继取得独立,纷纷以政府的力量来发展国营工业,经济增长很快。1965年至1980年间,平均每年递增5.5%。英国海外发展署署长帕顿在他的报告中评论说:“比在工业革命后,我们英国使用大烟囱的维多利亚时代祖先所取得的历史性增长率要好得多”。80年代初,由于官僚主义和贪污腐败,以及国际市场的变化,一些国营工业出现亏损,经济增长速度因而放慢。这些国家的执政党不是共产党,没有能力克服官僚主义,惩治贪污腐化(搞社会主义必须有共产党领导,这是非洲给我们的一条教训)。他们不是改革国营企业的管理体制,而是听信西方国家的劝告,搞“私有化”。10年私有化的结果,经济严重恶化。据世界银行统计,1980-1988年间,撒哈拉以南的非州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仅为0.8%,其中工业的年均增长率为负0.8%,而人口增长率在3%以上。世界银行行长科纳布尔在其1990年度报告中说:“有些拉丁美洲国家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大多数国家,人均实际收入、生活水平和投资已经下降。对这些国家的穷人来说,80年代是被遗弃的年代。”美国前总统卡特说,这些国家现在每人每日摄入的食物热量,比10年前减少70大卡。

    东欧和苏联的情况触目惊心。共产党领导的政权被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变成资产阶级专政以后,国家一团糟,人民更困苦。

    “政治多元化、民主化”的结果,是新的“一元化”--反共反社会主义的一元化。有的国家宣布共产党为非法,取缔共产党,和当年的法西斯德国、军国主义日本一样。共产党员普遍受到迫害。先整党政机关的共产党员,然后整一般党员,第三步连已经退党的过去的共产党员也挨整,受排斥,受监视,找不到工作。几十年前被推翻的国王、贵族、大地主,现在纷纷从国外回来,气势汹汹地搞反攻倒算。以前,这些国家的新闻界、文艺界人士老埋怨新闻自由不够,创作自由不够。现在西方的报刊、书籍、电影自由地大量拥入,挤垮了本国的报刊社、出版社、电影制片厂,记者、作家、演员失了业,连过去拥有的不够充分的新闻自由、创作自由也没有了。报纸还剩几家,但是,有了反共的自由,就没有宣传社会主义的自由。反共的报纸有西方资助、政府津贴,可以得到廉价纸张,有广告客户;维护社会主义的报纸,不仅没有优待,连广告也拉不着,处于朝不保夕状态。我国的画家访问东欧,发现那里的美术家协会已不存在,一是没经费,许多画家改了行;二是申报重新登记,被拖着不批准。政府不说禁止,那会被批评为违反“结社自由”;但他老是“研究、研究”,使你那美术家协会得不到合法地位。东欧画家对我国画家说,现在才知道,丧失政权就丧失一切。过去嫌无产阶级专政下不自由,现在尝到了资产阶级专政的厉害。无产阶级专政对于敌对分子向来是“给出路”。资产阶级专政不仅压迫左派,对中间派(过去对共产党不满但不主张推翻共产党的人)也不给出路。

    资产阶级专政也不是万能的。几乎就在他们取得政权的同时,国家解体,民族矛盾尖锐,有几个国家爆发了激烈的内战。其原因,一是失去了共产党领导和建设社会主义这个目标,国家就失去了凝聚力,各民族就失去了亲合力;二是西方资产阶级不希望你国家统一强盛,它希望你分裂,以便分而治之。

    资产阶级专政也解决不了内部矛盾。一个势力一个党,一个利益集团一个派,政治纷争无止无休,政府内部涣散,缺乏工作效率。

    “经济自由化、私有化”的结果,是西方商品大量拥入,冲垮了本国工业。东欧和苏联的反社会主义势力,为了搞垮公有制经济,采用了两种手法:一面用各种卡、压、破坏,搞得国营企业困难重重,亏损或濒临亏损;一面骂国营企业没有生命力,是财政的包袱,国家的赘瘤,只有实行“私有化”。他们的宣传基调,类似我国前些年流行的一种说法:“国营企业像猪,全靠喂,躺着吃,不干活;集体企业像鸡,喂一半,自己找一半吃;私营企业和个人企业象鸟,没人喂,全靠自己找来吃,所以很有活力”。

    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政权后,他们用资产阶级专政的力量来推行“经济私有化”,把国有企业卖给私人,进展却很缓慢。本国职工买不起,只好到西方找买主。西方资本家却裹足不前--你社会一片混乱,他来投资的风险太大。也有一些西方资本家愿买,但他要把价格压到很低程度,然后选购其中某些可以马上赚钱的企业,或者可以改造成与它的大公司配套的企业。东欧的经济已经崩溃,只能任随西方宰割,于是越来越糟糕。

    1992年6月25日,西方经合组织公布了东欧国家和原苏联地区经济恶化的统计表。

    表19东欧国家和原苏联地区经济恶化状况

    A.国内物质生产净值下降幅度
    1990年1991年预测1992年
    ───────────────────────
    原苏联地区-4%-17%-18%
    保加利亚-9.1%-17%-8%
    捷克和斯洛伐克-0.4%-17%-5%
    罗马尼亚-7.4%-14%-8%
    匈牙利-3.3%-10%0.0
    波兰-11.6%-9%-2%
    东欧国家总计-6.8%-13%-4%
    ───────────────────────
    注:后三个是国内生产总值

    B.通货膨胀率

    1990年1991年预计1992年
    ───────────────────────
    原苏联地区5.3%91%700%
    保加利亚20%472%25%
    捷克和斯洛伐克10%58%15%
    罗马尼亚7.4%128%100%
    匈牙利28.4%35%26%
    波兰585.5%70%50%
    ───────────────────────

    C.失业率
    1990年1991年预计1992年预计1993年
    ────────────────────────────
    保加利亚1.6%11.7%16%18%
    捷克和斯洛伐克1.0%6.8%12%14%
    罗马尼亚-2.7%10%15%
    匈牙利1.6%7.5%10%10%
    波兰6.1%11.5%19%19%
    ────────────────────────────

    东欧国家过去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失业”,现在的失业人数在800万以上。

    西方咒骂公有制,鼓吹私有制,有一个很得意、因而宣传了几十年的论据--农民的自留地。在尼克松、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等人的著作中反复讲:苏联和东欧农民的自留地只占集体所有耕地的5-10%,而生产的水果、蔬菜、土豆、牲畜、牛奶占全国总量多大比例;因此,只要实行“私有化”,把全部土地都分给农民私有,农产品会立即成倍增加。

    土地私有化后情况怎样呢?

    波兰《论坛报》1991年10月17日发表了《餐桌上的东西越来越少》一文。文中说:“近两年农业生产下降30%左右”,以致“1990年从西方进口了大量食品”,而波兰人的消费情况如下表:

    表20波兰人均消费食品的数量(公斤)
    ━━━━━━━━━━━━━━━━━━━━━━━━━━━━
    1980年1985年1989年1990年
    ────────────────────────────
    粮食加工品158143143148
    水果37.728.931.228.9
    肉类及其加工品74.060.268.267.7
    鱼类及其加工品8.17.86.15.4
    牛奶262273260242
    黄油6.96.77.06.6
    食用糖41.441.346.942.9
    ━━━━━━━━━━━━━━━━━━━━━━━━━━━━

    据其他报道,1991年波兰人民消费的食品比1990年进一步下降。波兰人在吃上花的钱,占家庭收入的60%,比我们中国还高。

    私有化并没有出现“农业成倍增长”的奇迹,反而使农业生产下降30%。这是什么道理?因为农民过去之所以能在少量自留地上生产出很多农产品,是有集体农业作后盾和靠山。集体把大田作业包了,并提供多种服务,所以农民有力量经营好自留地,养好自留畜。集体经济垮了,“自留经济”也站不住。东欧和苏联把土地分给农民个人耕种,农民比过去种得更差。

    据西方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统计,东欧各国“农业生产总量”下降情况如下:

    ━━━━━━━━━━━━━━━━━━━━━━━━
    1990年1991年1992年
    ────────────────────────
    保加利亚-2.0-6.0-13.0
    原捷克斯洛伐克-0.8-8.8-10.0
    波兰-9.9-10.6-11.9
    罗马尼亚-6.0-5.0-9.2
    匈牙利-3.8-5.0-20.0
    原苏联-2.3-11.2-10.0
    ━━━━━━━━━━━━━━━━━━━━━━━━

    东欧和苏联复辟资本主义后带来的经济灾难,有目共睹,举世公认,最反共的人也无法辩解,只能提出“阵痛论”。他们说,这是从社会主义转入资本主义必然要付出的代价,这是生孩子前的“阵痛”,痛过就好了。

    “阵痛论”有一定道理。我并不认为东欧和苏联的经济会永远下降,问题在于要“阵痛”多少年。

    最悲观的大概是前西德总理施密特,他著文说:“苏联的后继国家建立起稳定的政治和经济秩序和能够被可信地纳入国际社会,50年代时间几乎还不够”。(见1992年5月29日德国《时代》周报)

    中等的估计是“阵痛20年”。

    最乐观的估计是“再阵痛5年”,大约在1997年就能恢复原有水平。

    就按最乐观的估计来说吧。已经“痛”了3年,再“痛”5年,合计8年。试问,在经济竞争十分激烈的今日世界上,一个大国浪费8年时间会是什么后果?这8年间,中国经济会取得多大进步啊!

    最使东欧人困惑不解的是,西方只“许愿”,不“还愿”。西方原先许诺,只要东欧国家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政权,转向“私有化道路”,“资本主义道路”,西方就免去东欧的债务,并给东欧大量援助,大量投资。东欧剧变两年多,西方除给了一些救济物资(其中有许多是过期或快要过期的食品),减免了一些紧急债务外,并未投入大量美元。东欧各国的外债数额依旧,有的还增加了。

    据奥地利《东西方杂志》和瑞士《新苏黎世报》的调查,西方答应的赠款只支付了13.1%,答应的贷款只支付了9.7%。

    西方对东欧的政策是:只救命,不扶贫;只给你输点血,不给你增加造血功能。原因:一、西方绝不希望东欧经济发展,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西方知道,东欧有高水平的科研力量和强大的工业基础,一旦发挥出潜力,是了不得的。二、“上了钩的鱼儿不必再给香饵”。这是50年代初美国财阀洛克菲勒写给美国总统的信件中的一句话。1989年,美国运用于巴拿马;现在把这个手法运用于东欧。波兰的瓦文萨总统就多次埋怨:上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当。

    最可笑的是戈尔巴乔夫,他不看东欧的“前车之鉴”,忠顺地按照西方意图办事,在国内修改党章,修改宪法,搞了“多党制”和“私有化”。他以为应该得赏,1991年遍访西方大国,要求援助,还来了个“狮子大张口”,要1600亿美元。到处碰壁后,他飞到伦敦,去闯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人家根本不要他参加,也不给一分钱。西方舆论嘲笑戈尔巴乔夫捧着个破饭盒子求乞,什么也没讨到,“只得到一本发展资本主义的教科书”。美国高级谋士布热津斯基传话给戈尔巴乔夫,提出四个条件:一、彻底的民主化、多党制(即取缔苏联共产党);二、全面私有化;三、各民族自决(即解散苏联,分成若干个民族国家);四、非军事化(销毁核武器,弱化苏联国防力量)。戈尔巴乔夫回去,做到了上述四条,然而,西方仍然不给援助。戈尔巴乔夫身败名裂,只好灰溜溜地下台,进入历史的垃圾堆。

    戈尔巴乔夫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出生、长大的,他根本不懂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规矩。你有筹码、有钱、有货,人家才和你玩牌、谈判、讨价还价。你把自己所有的一切东西都白白奉送掉了,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谁还会理睬你呢?当然要把你撵出赌场,赶出交易所。

    在中国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也曾宣扬:只要中国实行西方那种多党制、私有化,西方就会大量援助中国,美元滚滚而来,使中国人很快就过上美国的生活。说他是白日做梦,他还说你“保守”,说你是“老左”。

    1991年夏天,我国南方遭受严重水灾,受灾人口几千万,举世震惊,请看美国等西方国家捐赠了多少钱物救济灾民。

    表211991年外国政府对中国水灾地区的援助

    ━━━━━━┯━━━━━━┯━━━━━┯━━━━━━
    │物资折价│现金│合计
    ──────┼──────┼─────┼──────
    古巴│1700万美元││1700万美元
    日本│12.3万美元│180万美元│192.3万美元
    巴基斯坦│155万美元││155万美元
    科威特│100万美元││100万美元
    乌兹别克│97万美元││97万美元
    乌干达│90万美元││90万美元
    俄罗斯联邦│80.8万美元││80.8万美元
    新加坡│56.7万美元││56.7万美元
    朝鲜│56万美元││56万美元
    缅甸│39万美元││39万美元
    哥伦比亚│36万美元││36万美元
    德国│5.5万美元│28.2万美元│33.7万美元
    美国│30万美元│2.5万美元│32.5万美元
    土耳其│20.8万美元││20.8万美元
    泰国│20万美元││20万美元
    突尼斯│16万美元││16万美元
    英国│0.1万美元│10万美元│10.1万美元
    印度尼西亚│10万美元││10万美元
    匈牙利│10万美元││10万美元
    印度│10万美元││10万美元
    加拿大││8.5万美元│8.5万美元
    奥地利││8.1万美元│8.1万美元
    澳大利亚││7.7万美元│7.7万美元
    菲律宾│6万美元│1万美元│7万美元
    法国││4.9万美元│4.9万美元
    荷兰││4.9万美元│4.9万美元
    阿根廷│4万美元││4万美元
    新西兰││2.8万美元│2.8万美元
    丹麦││2万美元│2万美元
    巴布亚新几│││5.4万美元
    内亚│││外汇人民币
    ━━━━━━┷━━━━━━┷━━━━━┷━━━━━━
    注:此表由中国国际减灾10年委员会提供,截止时间为1991年8月31日。

    开始,美国政府仅捐助2.5万美元,只相当于美国一个普通工程师的年工资。消息传出,美国的民主人士、华裔、华侨、留学生群起批评美国政府。美国政府这才送来5吨医疗器械,2.6万条毛毯,折合30万美元。就在1991年,美国为了救援它的几个走卒--1989年暴乱中触犯刑律被我国司法机关依法判刑关监的刑事罪犯,派来了数不清的团、组,光旅费就不止花250万美元。这就是美国的人道主义,这就是美国的人权观。

    当时,我的一个学生赴美留学,临行前他对我说:“这几天我老想,美国为救济我国几千万灾民只捐赠2.5万美元,为什么舍得给我一个人每年1.2万美元助学金呢?美国的心思我明白。我会记住这笔帐,不让他们满意的。”

    如果中国上了钩,搞私有化,天下大乱,没有饭吃,美国等西方国家会拿大量美元来援助我们吗?

    如果中国上了钩,情况会比东欧糟10倍。我国的经济、文化、教育水平远低于东欧,一旦中国大乱,将更野蛮,更凶残。1989年6月3日、4日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就凶狠异常。暴徒们把解放军战士捆在街边铁栏杆上活活烧死,还把战士的肠子挖出来,那样的兽行,我们绝不要忘记。


    西方对我国搞“和平演变”,其目的是削弱我国,绝不是使中国变成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是资本主义的本性--排他性决定的。美国不会扶植第二个日本、第二个德国,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西方对我国搞“和平演变”,一是要中国“西化”,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因为这个制度的存在和成功,使西方大资本家睡不稳、吃不香;二是要中国“分化”,肢解中国,由西方列强各占一块作为势力范围。这既能削弱中国,又使西方列强得到实惠。我国那几个民族败类秉承西方意志,早就在咒骂中国的“大一统”。这两年的美国报刊上,不时刊出他们设想的肢解、分裂中国的地图,我们不能不警惕。

    有那么一些以“精英”自居的民族败类,对“和平演变”还颇感兴趣。他们的想法是“有受害者,必有得益者;中国变了颜色,失业轮不到我头上;多数人受害,我正好当人上人;搞野蛮资本主义,我可能当资本家;共产党下台,我可能当大官;外国人大批来中国嫖娼,我可以拉皮条赚钱”。

    这种想法是危险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即使你当洋奴、买办、皮条客而成为“大乱中的得益者”,中国人民会唾骂你,你的妻子儿女上街会抬不起头。中国的几大问题将使你受不了。一、计划生育将完全破坏,人口将急剧膨胀;二、我国农村有一两亿剩余劳动力,他们将拥入城市,挤得你转不了身;三、民族团结的中国,会变成民族争斗的战场;四、偷盗、抢劫、谋杀等黑社会活动将迅速蔓延,搞得你寝食难安。

    1991年12月25日,苏联国旗从克里姆林宫降下的那天晚上,西方资产阶级一片欢腾。我坐在家里,心情沉重。有三位年轻人不约而同来到我家,他们说:过去听老一辈热情地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不大理解,现在理解了。他们说,现在还应该加以演绎:共产党就意味着国家统一,没有共产党,国家就会分裂;共产党就意味着民族团结,没有共产党,各民族就会争斗不休;共产党就意味着社会安定,没有共产党就会天下大乱;共产党就意味着生活逐步改善,没有共产党,人民就会遭殃。

    年轻人的话使我受到鼓舞,精神为之一振。我说:今晚在莫斯科发生的事,是苏联及东欧共产党的失败,并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这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严重挫折,但不是资本主义的胜利,因为资本主义没有给东欧和苏联的社会带来任何进步,没有给那些国家的人民带来任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