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中国-免费论文基地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治学 -> 社会主义国家的三阶段
特别推荐
本类阅读TOP10
·三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上]
·资本主义与犹太人:对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的挑战
·资本主义起源的动力与道德约束机制(上)
·资本主义起源的动力与道德约束机制(下)
·日本的政治结构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对立的根源  ――柯亨《自我所有、自由与平等》一书评介
·四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一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正在形成[上] 
·再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下)
·再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上)
·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下]
论文详细分类


社会主义国家的三阶段

作者:LunWen 来源:中华论文网-免费论文下载 加入时间:2005-9-20

东欧和苏联剧变后,许多人问:既然社会主义制度优越,为什么东欧和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一个垮了?

    海外一些人把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说得一无是处,认为“一开始就是错的,从来没给人民带来过好处”。

    国内一些内心反对社会主义却不愿明讲的人,说得比较委婉:纵观整个世界,计划经济(或“苏联模式经济”)从来没有给国家和社会带来过好处。

    由于1990年以前的苏联和1980年以前的中国都搞计划经济,所以这个话的意思是,苏联70年、中国前30年的社会主义建设都是失败的,没有给国民经济带来任何好处。

    这种全盘否定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史的说法,是不符合实际的,是无知而狂妄的表现。

    “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在历史上起过巨大的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问题在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到一定高度,这种“苏联模式”就束缚生产力了,应该进行改革。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故步自封,不肯改革,另一些国家则把改革引错了方向,所以遭到失败,一个一个“垮了”。

    这里,我想谈谈我提出的“社会主义国家三阶段论”。

    我认为,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大致可以分为三阶段。

    第一阶段:医治战争创伤,恢复经济。

    在这个阶段,社会主义制度明显优于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举世公认,谁也推不翻的历史事实。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接着是残酷的国内战争,先后有14个国家参与围攻苏联。在“难忘的1919年”,有一段时间,莫斯科居民每人每天只能得到八分之一磅面包。战争、饥荒、瘟疫三管齐下,苏联经济遭到世界历史上罕见的破坏。然而,苏联经济在1926年就恢复到战前(1914年)水平,以后就节节上升。英国、法国、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结束后,并没有发生国内战争,经济恢复却慢得多。法国在1924年恢复到战前水平,1932年又落到战前水平。德国在1927年恢复,1934年又落到战前的经济水平。英国在1929年短暂恢复,然后又跌落,直到1934年才恢复到战前水平。

    美国学者保罗·肯尼迪著的《大国的兴衰》中有一张表,很能说明问题。

    表14七国工业生产能力的年度指数(1913年为100)
    -----------------------------------------------------------------------
     世界 苏联 德国 英国 法国 意大利 美国 日本
    ------------------------------------------------------------------------
    1913年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920年 93.2 12.8 59.0 92.6 70.4 95.2 122.2 176.0
    1921年 81.1 23.3 74.7 55.1 61.4 98.4 98.0 167.1
    1922年 99.5 28.9 81.8 73.5 87.8 108.1 125.8 197.9
    1923年 104.5 35.4 55.4 79.1 95.2 119.3 141.4 206.4
    1924年 110.0 47.5 81.8 87.8 117.9 140.7 133.2 223.3
    1925年 120.7 70.2 94.9 86.3 114.3 156.8 148.0 221.8
    1926年 126.5 100.3 90.9 78.8 129.8 162.8 156.1 264.9
    1927年 134.5 114.3 122.1 96.0 115.6 161.2 154.5 270.0
    1928年 141.8 143.5 118.3 95.1 134.4 175.2 162.8 300.2
    1929年 153.3 181.4 117.3 100.3 142.7 181.0 180.8 324.0
    1930年 137.5 255.5 101.6 9l.3 139.9 164.0 148.0 294.9
    1931年 122.5 293.9 85.1 82.4 122.6 145.1 121.6 288.1
    1932年 108.4 326.1 70.2 82.5 105.4 123.3 93.7 309.1
    1933年 121.7 363.2 79.4 83.3 119.8 133.2 111.8 360.7
    1934年 136.4 437.0 101.8 100.2 111.4 134.7 121.6 413.5
    1935年 154.5 533.7 116.7 107.9 109.1 162.2 140.3 457.8
    1936年 178.1 693.3 127.5 119.1 116.3 169.2 171.0 483.9
    1937年 195.8 772.2 138.1 127.8 l 23.8 194.5 185.8 551.0
    1938年 182.7 857.3 149.3 117.6 114.6 195.2 143.0 552.0


    从这张表可以看出,苏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中的损失多么严重。1920年的工业生产能力只相当于战前(1913年)的12.8%,几乎是一片废墟。它的恢复可谓神速。

    从这张表还可以看出,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发了财。那场战争不仅没有伤害日本工业,还大大促进了日本工业的发展。

    在20年代,30年代,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苏联,与跌跌撞撞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日本除外)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时候,世界上没有人责骂“计划经济”、“苏联模式”,地球上到处是社会主义的颂歌。在苏联经济胜利的鼓舞下,中国等许多穷国起来革命,或者开展民族解放斗争。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工人的罢工斗争和革命运动风起云涌。资本主义国家为防止“和平演变”而疲于革命。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又是损失最惨重的国家,死亡2700一2800万人(德国为550万人)。它的欧洲部分,几乎所有的城镇都变成了废墟。然而它仅用了3年时间,在1948年就使苏联经济恢复到战前水平。

    我们中国从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算起,全国性大规模战争打了12年半。抗日战争8年,我国被打死打伤2100万人,另有1000多万人被残害致死。日本投降不久,蒋介石又在美国支持下发动内战,一直打到1949年底。1949年底我国大陆基本解放时,已经是满目疮痍,1950年我们又被迫打了一场抗美援朝战争。就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只用3年时间,在1952年便医治好战争创伤,恢复到抗日战争前(1936年)的水平,也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最高水平。

    德国只打了5年仗。战后有美国的“马歇尔计划”扶植西德,他们花了6年时间,在1950年才恢复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水平。

    日本没有在本国打过仗就投降了。战后,美国极力扶持日本,以便对付中国和苏联。日本也花了6年时间,才恢复到战前水平。

    在医治战争创伤恢复经济阶段,两种社会制度谁优谁劣,一清二楚。

    第二阶段:把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变成工业化强国。

    在这个阶段,社会主义(尽管它是“苏联模式”的计划经济)明显优于资本主义。这也是举世公认,谁也推不翻的历史事实。

    什么叫国家工业化?初步的工业化,一般是指工业产值大大超过农业产值,工业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百分之六七十以上;高度工业化还要加上个“城市化”,使城市人口占到总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经过很长时间,才实现初步工业化。英国用了二百多年时间,美国、法国用了一百多年时间,日本和德国用的时间最短,也经历了六七十年。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都曾侵略、掠夺殖民地的财富,作为自己发展的资金。 社会主义国家都是靠自身力量发展工业的,没有剥削别国,还要支援贫穷的国家。

    苏联在1926年恢复到战前的经济水平。从1928年开始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到1938年就实现了初步工业化,前后只用了12年时间。

    我们从表14中可以看出。在1926一1938年间,苏联工业生产能力增长7倍半还多,美国是下降8%,日本是增长1.1倍。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的第404页说: “如果我们只研究两个五年计划(1928一1937年)期间,那么苏联的国民收入已从244亿卢布上升到963亿卢布,煤产量从3540万吨增加到12800万吨,钢产量从400万吨增加到1770万吨,发电量增长7倍,机床产量增长20倍以上,拖拉机几乎增长40倍。确实,到30年代末,苏联的工业产量不仅大大超过了法国、日本和意大利,而且还可能赶上了英国。”

    正因为苏联只用十几年时间便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化强国,所以能打败希特勒的几百万机械化部队,拯救了全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苏联耽误了8年时间,1948年才恢复到1940年水平、这8年,美国经济因“二战”而迅速发展。但苏联经济恢复后的20几年间,向高度工业化发展的速度很快。

    美国国力研究专家克莱因测算,苏联在70年代前半期的综合国力的总分为458分,超出美国(304分)154分。

    表151951—1970年苏联经济年均增长速度
    ---------------------------------------------------------
    项目1951-1955年 1956-1960年 1961-1965年 1966-1970年
    ---------------------------------------------------------
    社会总产值 10.8 9.1 6.5 7.4
    国民收入 11.4 9.1 6.5 7.8
    社会劳动生产率 9.6 7.4 6.1 6.8
    ---------------------------------------------------------
    注:引自于德惠、赵一明著《苏联国力兴衰与世界格局演变》一文。

    苏联经济和它的综合国力走下坡路,是从70年代中期才开始的。

    我们中国解放时的经济,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前(1913年)的俄国更落后,是典型的“贫穷而落后的农业国”。1949年、,我国只产15.8万吨钢,3200万吨煤,12万吨原油,发43亿度电,工业总产值只占工农业总产值的30%。到1952年,我国工业总产值也只占到工农业总产值的43.1%。经过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的建设,到1957年,我国工业总产值就占到工农业总产值的56.7%。其后,我们犯了“大跃进”的错误,到1965年才恢复元气。从1966年起,又遭到10年“文革”的破坏。尽管如此,到1980年,我国产钢3712万吨,煤6.2亿吨,石油1.06亿吨,发电3006亿度,工业总产值占到工农业总产值的72.8%,实现了初步工业化。总算起来,只用了28年时间。

    如果没有受到“左”的思想路线的干扰,我国经济的发展会更快更好。然而,“大跃进”恰恰是不要国家计划。当时流行的话是“边设计边施工”,甚至是“先施工后设计”,上了马再说。“文革”10年乱了套,没办法做计划。那年头每年三四月才开全国计划会议,然后是省和省以下的计划会议。“计划”下达到基层企业,一年已过去了一半。回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29年,经济形势最好的是1952—1957年,也就是第一个五年计划那几年。怎么能全盘否定计划经济在历史上的巨大作用呢?

    正是因为社会主义经济在它的第二阶段又显示出强大优势,明显地超过资本主义制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特别是50年代,全世界又出现“东风压倒西风”——社会主义思潮压倒资本主义思潮的局面。那些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怕“和平演变”怕得要死,“恐共症”弥漫西方,“反共狂人”干出了许多荒唐事。

    1947年,杜鲁门政府颁布《联邦雇员忠诚法》,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必须进行“忠诚起誓”,声明与共产党无涉。同年,美国国会通过《塔夫脱——哈特莱法》,对美国工人下了一系列禁令,其中包括:工人参加工会必须声明不是共产党员。1950年,美国国会通过《麦卡伦——伍德法》(即《国家安全法》),规定一切共产主义组织必须向司法部登记,并提供人员、干部、组织、财务情况;规定成立“颠覆活动管制委员会”,对共产主义组织进行管制。1951年7月,以违反《史密斯法》为名,把12名美共领导人投入监狱。1950一1954年期间的“麦卡锡主义”,煽动反共歇斯底里达到高峰,170多个进步团体道迫害,不少城市实施“共产党登记法”。到中国采访过的名记者名作家斯诺、史沫特莱、斯特朗等,一一道到迫害。美国国务院远东问题顾问拉摩铁尔教授被诬为“第一号间谍”,被迫流亡英国。连赫赫有名的马歇尔将军也受到诬馅。在1953—1954两年中,美国政府部门有8008宗“危害安全案”,其中3002人作为“危险人物”被解雇,5006人在审理前就已“辞职”。连《美国之音》这个专事造谣反共的机构也未能幸免,它的负责人和30名雇员被迫“辞职”。美国还搜查了美国国务院设在欧洲的图书馆,宣称查出三万册禁书。美国伟大作家马克·吐温的作品也在“禁书”之列。美国的“辛辛拉提棒球红队”,因为沾了“红”字,被迫改了队名……(喻按:这一段是四川财经大学张慎同志来信提供并要我加上的)。

    当时的世界舆论,把麦卡锡主义称为“爬行的法西斯主义”。世界史家把美国那一段历史称为“麦卡锡时代”,把麦卡锡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其实,麦卡锡主义不仅盛行于美国,也盛行于英、法、西德、意、日诸国,本书限于篇幅,就不一一列举了。

    席卷西方的“恐共病”和“反共狂”从反面说明:社会主义国家在它发展的第二阶段,即把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变成强大的工业国阶段,尽管是“苏联模式”,它在发展生产力方面,大大优越于资本主义制度,因而引起西方资产阶级的恐慌与混乱。

    第三阶段:实现工业化以后。

    在这个阶段,以苏联为代表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普遍出现问题。苏联的综合国力在70年代中期丧失增长势头,80年代出现经济停滞。我们中国的经济一直是增长的,但是比例失调,国营经济效益不高。

    更大的问题是,苏联的投资效益不断下降。1985一1988年的投资效益只有1951—1960年的1/4。勃列日涅夫当政时期,被称为“经济停滞时期”。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声言要搞改革,但是他选错了方向,喊得多,做得少,不但没有摆脱“停滞”,反而使戈尔巴乔夫时期成了“经济下降时期”。

    表16 1976—1985年苏联经济年均增长速度
    ----------------------------------------
    项目 1976—1980年 1981—1985年
    ----------------------------------------
    社会总产值 4.2 3.5
    国民收入 4.3 3.6
    社会劳动生产率 3.3 3.1
    ----------------------------------------
    注:引自于德惠、赵一明著《苏联国力兴衰与世界格局演变》一文。

    社会主义国家实现工业化以后,经济上普遍出现的问题是:每年的投资很大,而投入产出比(经济效益)甚低,科研水平很高而企业的技术进步和更新换代缓慢;工业产品不少,但生产过程中消耗的能源、原料、材料太多;工业强大,但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不过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国内市场商品短缺,所谓“短缺”,不是人民的基本生活无保障,而是食品和日用消费品的品种少,花样单调,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多种多样的生活需要,人们争相去购买外国货。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

    1989年以前,在西方学者如托夫勒(《三次浪潮》作者)等人的著作中,几乎一致的论调是:社会主义在把贫穷落后的国家变成工业化强国时期,明显优于资本主义;但是,社会主义不适应“信息时代”、“后工业化时代”,所以社会主义必然要“大失败”。当时,中国和苏联的一些学者对托夫勒的论点嗤之以鼻,全盘否定。这几年又出现另一种论调,对托夫勒的前一个论点也推翻,认为社会主义一开始就是错的,从来没有对经济起过好的作用。

    我认为,“苏联模式”或“斯大林模式”只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进程中的一种模式,并不是唯一的,不能作任何修改与发展的模式。“苏联模式”是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后,没有外援并处于敌对势力包围封锁的情况下,在特定时期,即医治战争创伤时期和把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变成工业化强国时期的产物。它在这两个时期发挥了巨大作用,解放了生产力,使社会主义经济迅速发展,战胜了资本主义强国的侵略和威胁,突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包围与封锁,其功不可没。但是,在实现工业化,建成工业化强国之后,即进入社会主义第三阶段后,“苏联模式”(或称“斯大林模式”)开始束缚生产力发展了。工业化程度越高,“苏联模式”对生产力的束缚越明显。,这时候应该进行改革,突破“苏联模式”,探索并建立另一种经济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它是社会主义的,但它是与“苏联模式”有很大不同的,能适应新的社会生产力、适应人民群众新的需求、适应国际经济竞争的经济模式。这样的改革,就能使社会主义制度焕发出新的活力,在实现国家工业化以后,继续保持对资本主义的优势。中国从1979年以后的十几年的改革,就证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1989年春夏之交的动乱以及西方国家发动的大规模的围攻打不倒中国共产党,推不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呢?因为我国在工业化程度还不高,原有体制(即所谓“苏联模式”)还没有完全束缚生产力时,就开始进行改革开放,发展了生产,提高了经济效益,使人民得到了较多实惠,所以,国际国内的反社会主义势力在中国的土地上碰了壁。

    为什么同样的思潮和动乱却把东欧、苏联的社会主义政权颠覆了呢?简言之,东欧和苏联的工业化程度已经相当高,原有经济体制(即“斯大林模式”)严重束缚生产力了,还不进行改革(这又与僵化的政治体制有关),或者搞错了改革方向,造成经济停滞或下降。在内外反社会主义势力夹击之下,这些国家的党惊慌失措,不能正确看待历史和现实问题,也指不出正确的方向(事前就没有进行过科学的、实事求是的研究)。有的党发生分裂,削弱了自己;有的党出现野心家,企图用搞臭前人的方式以自保;有的党出现大叛徒,全盘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及其领导人,完全倒向资本主义。于是,共产党相继丧失政权,社会主义国家滑向资本主义轨道,人民陷入灾难的泥沼。
   1990年春,我收到来自苏联的一封信。写信人是加入了苏联国籍的中国人,汉字写得很流畅。他在信中说:“我知道共产党是诚心为人民谋福利的,我从亲身经历中也体会到社会主义是公道、平等的社会,但是,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工人的平均工资只相当于西方工人的一半?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商店里的商品不如资本主义国家商店里丰富?”他希望我回答,却没有写他的地址。后来我看到苏联海员(包括船长、政委)在我国码头停靠时的谈话记录,也都提出了这两个问题。因此,我在这里多谈谈苏联。

    我认为,苏联工人的工资(包括工资外收入和福利)之所以只相当于美、英、法等国工人工资的一半,除了苏联起步晚、“斯大林模式”束缚经济发展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因素。

    一、军费沉量。中苏分裂后,苏联一国要与美国、英国、法国,还有西德、日本、意大利的军事力量相抗衡,国防费用太大。苏联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相当于美国的50一60%。美国搞原子弹、氢弹、中子弹,苏联也搞;美国搞核潜艇、航空母舰、洲际导弹,苏联也搞;苏联的武器质量不如美国,就在数量上追赶。这些东西都是非常花钱的,连美国经济尚且难以支撑,苏联与美国搞军备竞赛,当然会被拖垮。用普通人的生活作比:某甲的月收入为1000元,某乙的月收入为500元,两入的收入为2比1;如果两人都被扣去250元,两人的实际收入差距就变成了3比1。事实上,苏联每人平均负担的军费高于美国,更大大高于日本、西德、英国、法国。

    二、援外负担沉量。苏联直接援助的国家有古巴、阿富汗、越南等国,每年究竟多少,各说不一,数额巨大则是公认的。苏联还以只相当于世界市场价格1/4或1/2的价格,把大量石油供应东欧各国和亚洲的蒙古、朝鲜,实际上是间接援助,其总数也是很大的。有人可能会问:“美国的援外金额也不少,为什么没对美国经济造成危害?”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对外援助是“雷声大,雨点小”,数额并不多,没有一个国家达到联合国要求的指标(占本国国民生产总值的0.7%)。他们一只手给穷国以援助,另一只手又捞回来。据世界银行统计,美国每援外1美元,可增加出口4美元。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不剥削别的国家,对外援助基本上是净支出。

    三、受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和技术封锁。这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损害很大,因为一个国家或一个国家集团的人,无论多么聪明,多么努力,它的科技成果总敌不过大半个世界的科技成果的总和。长期封锁你,不让你与外界接触,你必然落后。可笑的是,近几年,苏联和中国都有一些人自己骂自己,说:“我们犯了长期闭关锁国的错误。”这是无知妄言,不合乎实际。事实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先封锁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好自力更生,并大力鼓吹自力更生。时间长了,搞习惯了,于是形成自我封闭,不大与外部世界交流交往。仅举两例:二战之后不久,美国就发起组织“巴统”(全称是“巴黎统筹委员会”),年年开会,列出很长的禁运清单,凡是列入禁运清单的技术和产品,各国不得卖给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日本东芝公司不小心把一种属于禁运之列的机床卖给了苏联,美国和日本的政府都大动干戈,对东芝公司进行惩罚。“东芝事件”震动全世界,很长时间成为各国的热门话题。这个丑怪的“巴统”直到1992年还没有解散。贸易上的歧视和限制,历史更长。苏联建国70多年,美国从来没有给苏联“最惠国待遇”。我们中国建国30多年,美国也没有给中国“最惠国待遇”。80年代开始给了,但是美国每年要“审查”一次,实际上是把“最惠国待遇”作为压中国在政治上让步的一种手段。所谓“最惠国待遇”,在英文中又称“非歧视性贸易待遇”。长期以来,苏联(以及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商品进入美国,平均关税税率高达60%,比别的国家多交五六倍的税。在这样强烈的歧视下,生意当然难做。

    四、不善于发挥强大的科研力量,不善于把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为社会生产力,没有跟上新的科技革命。我国学者于德惠、赵一明研究了苏联国力的兴衰史。他们认为:“二战”之后,发生了两次科技革命,世界科技发展史称之为第三次、第四次科技革命。西方国家在70年代中期开始由衰转盛,是因为抓住了以微电子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苏联综合国力从70年代中期开始下降,是因为没有跟上“第四次科技革命”。我想补充一点意见:这固然是苏联领导人的决策失误,但根本问题还在于,原有的经济体制和科技体制,即“斯大林模式”,已经不适应新的生产力和新的科技形势了,没有及时进行改革。80年代末期,苏联用高价买进了一批日本新产品和新的机器设备,研究后发现,其中不少技术本是苏联科学家的发明创造。“墙内开花墙外香”,苏联的科研成果被日本人拿去,变成产品又反过来占领苏联市场。这种状况正说明苏联的经济体制有问题。

    五、没有正确对待知识分子,没有认真贯彻按劳分配原则。由于我国研究苏联解体原因的专家学者很少注意到这一条,我这里专门抽出来单独谈谈。谁都知道,斯大林时期(以及赫鲁晓夫时期)非常重视改善知识分子待遇,苏联知识分子、特别是科技人员的工资和生活待遇大大高于普通工人,高于党政机关于部。“文革”期间,我国的“左”派抨击苏联“搞修正主义”,罪状之一便是苏联知识分子待遇高,形成了“特权阶层”。近几年我们才知道,在勃列日涅夫当政时期提出了一种“左”的错误思想,认为苏联已进入“发达社会主义阶段”,应该缩小脑、体工资差别,于是采用了“只提高工人工资,不提高科技人员工资”的错误政策。十几年下来,工程师与工人的工资被拉平了,由于工人的“劳保”、“津贴”多于工程师。实际上是“脑体工资倒挂”。这一错误的政策伤害了苏联知识分子的积极性,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又引起知识分子的不满,给西方的反社会主义势力提供了争取对象。

    对于苏联的商品短缺问题,凡是去过苏联的中国人都感到又理解又不理解。我们中国在60年代、70年代经历过更加严重的“商品废乏”问题,什么都要凭票证购买,百货商店里冬天卖夏季服装,夏天卖冬季服装,大家生活困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调整政策。给了企业部分自主权,放开了部分物价,发展了一些个体户和私营企业,10年工夫就解决了商品短缺问题,“卖方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并未改变,中国只是进行了部分改革,便改变了面貌。苏联的科研和工业基础远比中国强大,资源也远比中国丰富,只要认真进行改革,解决商品匮乏问题会比中国更快,因为他们所短缺的商品并非什么了不得的高技术产品。中国人很不理解,为什么苏联不改革“斯大林模式”,而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混乱与匮乏。

    波兰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剧变还有一个特殊原因——陷入了西方国家的债务陷阱。

    70年代中后期,波兰等东欧国家的党和政府为了迅速提高人民生活,尽快缩短东、西欧之间的生活差距,大举向西方借债。西方资本家当时颇为慷慨。

    由于贷款利息很高,又由于使用贷款不当(这既有东欧国家的官僚主义,也有西方国家的诱骗),不出10年便陷入债务泥潭而不能自拔。西方趁机逼债,使东欧经济更加困难。在债务压力下,东欧国家被迫作出政治上的让步,一步又一步,直至被颠覆。

    1990年初波兰开始大动荡时,波兰驻华公使、经济学家齐奂武(这是他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字,波兰名字是克拉尔赤克)几次来找我,反复说:“西方说我们借了400亿美元不还,那是瞎说。请你告诉中国同志,波兰借西方的外债总额是240亿美元,10年间归还了400亿美元,现在还欠398亿美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利息沉重。以1988年为例,波兰应付外债利息30亿美元,而波兰全年出口创汇只7亿美元,加上非贸易外汇收入共15亿美元,只能还一半利息。其余的15亿美元利息又变成贷款,利滚利,越滚越欠得多。1980年波兰实行军管,取缔团结工会,西方制裁波兰,只催债,10年不给新贷款,把波兰经济迈进了死胡同。

    齐奂武谈到,波兰政府在利用外资上的官僚主义也很严重。小小一个波兰引进三座大型机器制造厂,既缺原料,又无销路。英国一座面临淘汰、破产的拖拉机制造厂,以高价卖给波兰。法国一座工厂生产的大客车,在法国和波兰都不适用,波兰总统盖莱克为了和法国总统搞好关系,硬着头皮买回这座汽车制造厂。波兰70年代引进的设备中,有许多是毫无用处的,从未投入生产,甚至一直没开箱。

    西方财团为了引诱波兰上钩,以低廉价格出售机器、设备、生产线。波兰买去后发现,零配件得仰仗西方,而零配件的价格很昂贵。1980年后西方制裁波兰,停止供应零配件和重要原材料,这些引进的工厂、设备很快瘫痪,变成废铁。而波兰竟无法索赔。

    为什么不能索赔?齐典武说,波兰从西方引进外资通常是三边形结构:波兰政府向西方银行借款,用借来的钱向西方厂家购买机器设备。“制裁”后,西方广家撕毁合同,不供应零配件和重要材料;而西方银行却逼着波兰履行合同,归还欠债。一个资本家赖帐,另一个资本家讨债,把波兰逼得无路可走。

    齐奂武愤激而又伤心地说:“我们波兰是被西方财团和本国的官僚主义打垮的。”

    东欧各国把共产党政权推翻后,新政权采取各种措施刁难、压制国营企业,把国营企业搞得奄奄一息了,就大造“国营企业没有存在价值”的舆论,于是推行“私有化”,把国家引向资本主义道路。

    1992年6月11日的《光明日报》刊登了一条从波兰发来的消息:波兰搞了两年“私有化”,而1991年波兰的财政收入中,81%是来自国营企业上缴的税利。

    读了这条消息,令人哭笑不得。把国营企业骂了几年,糟踏了几年,最后还得靠国营企业上缴的利税来维持自己的生存!

    所以我说,社会主义进入第三阶段后,需要对原有的体制进行改革,而不是把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翻。不改革,没有出路;把社会主义制度连根推翻了,遭的罪更大。

    中国经济在1978年的困难程度,远远超过1989年的东欧和苏联。我们没有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而是沿着社会主义道路进行改革开放,很快就走出困境,迎来柳暗花明。请看下表。

    表17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发展
    ----------------------------------------------------
    项目 单位 1978年 1990年
    ----------------------------------------------------
    国民生产总值 亿元 3588 17400
    国民收入 亿元 3010 14300
    财政收入 亿元 1121.1 3312.6
    粮食 万吨 30477 43500
    棉花 万吨 216.7 447
    油料 万吨 521.8 1615
    糖 万吨 227 552
    猪牛羊肉 万吨 856.3 2504
    水产品 万吨 466 1218
    水果 万吨 657 1874.4
    布 亿米 110.3 180
    机制纸和纸板 万吨 439 1330
    自行车 万辆 854 3141
    手表 万只 1351.1 8352.6
    录放音机 万部 4.7 3023.5
    缝纫机 万台 486.5 761
    电视机 万部 51.73 2662
    家用洗衣机 万台 0.04 652.6
    家用电冰箱 万台 2.8 475.4
    照相机 万架 17.89 189.9
    原煤 亿吨 6.18 10.8
    原油 亿吨 10405 13800
    发电量 亿千瓦小时 2566 6180
    钢 万吨 3178 6604
    水泥 万吨 6524 20300
    农用化肥 万吨 空 1912
    汽车产量 万辆 14.91 50.91
    旅游人数 万人次 1980年570.25 2746
    出口额 亿美元 97.5 620.6
    进口额 亿美元 108.9 535.5
    进出口总额 亿美元 206.4 1154.1
    城镇居民人均生活费收入 元 316 1387
    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 元 133.6 630
    居民储蓄余额 亿元 210.6 7034
    社会商品零售总额 亿元 1558.6 8255
    ---------------------------------------------